搜索

【学伟论道】欧洲的新冠疫情现在到底是第几波了?

发布时间: 2020-12-17 10:36:16   来源:欧洲时报 作者:刘学伟 浏览次数: 评论:0

大家好!笔者前述,整个世界的新冠疫情波澜起伏,已经经过东亚、西欧、美国+南方、欧洲第二波反弹四个阶段。今天我们要观察的是:欧洲的这个第二波反弹,现在进行到一个什么样的状态。

欧洲国家实在太多,本次纳入分析的共10个人口相对较多的欧洲国家。

加了一个10国合计,用于观察整体趋势。作为比较,还加了西方第一大国美国的数据。

为省篇幅,今次只用一张综合图。此图是自行制作。五天取一次数据,数据是七日平均。

西方11国疫情观察图。(图片来源:刘学伟制)

我们先来分国分类描述。

首先是从上到下左端第三条蓝色曲线表示的法国。图中看不到的法国的第一波高峰在3-4月,七日平均峰值是4月1号的4537。在今年的5-6-7月,其实法国曾十分平稳地下降到数百。8月份疫情开始死灰复燃,日增数千。到9月下旬,日增上万。11月8号七日平均峰值55282,为第一个峰值12倍的第二峰值。以后开始第二波下降。一直降到12月5号的新低10396。法国第二波起得早,封禁生效也还算快。但是一个月后,第三波重新起头。15号最新数据仍在微升。是以本来预计的12月15日的进一步解禁大幅跳票。被禁行业的人自然难受不已,又开始集会示威。

在图列的10个欧洲国家中,和法国趋势类似的还有英国(橘色线)、荷兰(蓝色)和瑞士(浅棕),都是第二波上去下来之后,于12月5号开始第三波反弹。其中英国与荷兰本来下来得就不多,现在的第三波反弹已经把二次封禁取得的成绩抹去很多。与他们相比,法国二次封禁的成绩,迄今实在还算剩下不少。(到15号,一直没有反弹的西班牙(蓝)猛烈反弹。比利时(墨绿)也开始反弹。(这类国家,在图中用实线描述。)迄今完全没有反弹的仅剩意大利(空心绿)一国。

第二波上去后没有下来的则是俄国(晕染橘色)、德国(晕染黄)和乌克兰(晕染棕)。俄国和乌克兰并不属于欧盟,它们的疫情起得更晚,近日也开始微降。十分意外的是德国。它的第二波起得比法国慢,但上去后也没有下来。现在的日增已经比法国多出很多了。换言之,德国在这第二波中,在欧盟国家中属于表现最差。二波开始时,由于第一波时的良好表现,德国当局大概是过于自信,没有采取严厉的封禁措施。现已明白了自己的险恶处境,从12月16日开始,德国开始全面封禁。这样情况当然很快就会好转。(这三国加类似的美国,用晕染线描述。)

现在来看顶上红线代表的10国合并演变曲线。在三到五月份的第一波疫情之后,欧洲在七八月份其实真有一个平静期。很多人都以为,疫情没准就能这样刹住了。但是,从八月下旬开始,欧洲的疫情就开始复燃。九月十月正式进入第二波。在欧洲各国都采取种种二度封禁的措施以后,增速趋缓,在11月5号,达到第二波峰值,然后开始缓缓下降。

现在的问题是,这条曲线的下降段既慢且短。到12月5号建新底之后,就又开始回升。

至于作为参照的美国(紫色晕)。它分别在4月上旬和7月中旬有两个峰值。现在可已经是第三波。在11月底有小顿一下之后,现正在日增20万+的平台上勇猛前进去探索前方新峰值。

现在我们来推测一下12月下半和明年1月欧洲疫情的前景。

第一个要说的是,欧洲国家大致情形分上中下三等。分别是“第二波上去后就没有下来”,“第二波上去下来后第三波又开始”和“第二波上去后下来迄今未见第三波迹象”三种。其中第二种情形的就占6国,叠加一直没下来的,合并起来整个欧洲自然也就是第二种情形。鉴于欧洲是一个没有边界的整体,一个国家是不可能独善其身的。如果不能大家一起都好起来,互相传染是必然的。

更具体一点,鉴于第二波没有很好消停,第三波已见端倪的大局面,欧洲各国这个圣诞节假期,估计都得在严阵以待的气氛中度过。不可能全面或大幅度解除现在的二度封禁措施,倒是可能还要因应疫情恶化而继续收紧限制。(比如德国已经开始这样做。)明年1月份,圣诞新年假期过完以后,估计第三波的局势就会相当地严峻。很可能欧洲就会有第三波的全面封禁开始。这样看过去,真不知道在已经在劫难逃的第三波疫情之后,欧洲还还会有几波疫情。

现在来说最后的,唯一的,但极其重大的利好消息,就是疫苗。

从现在开始,到明年1月,西方各国的疫苗都要开始施打。问题有下面几个。

第一,数量不够,要全面施打到普通成年人,估计要到明年3月以后甚至更晚。也就是说,疫苗在最好的情况下,也不能为遏制第三波疫情做及时的贡献。应付第三波,还是只有老一套,的确还是有效但代价极大的常规封禁。应付第四波甚至更以后,疫苗则应当有效了。

第二,民众施打疫苗的愿望似乎不如预期的高。这样,疫苗要产生全局性的效果,时段就会拖长甚至很多。

第三,意愿不高也的确不是没有道理。主要就是这些疫苗的研制在疫情的强大压力下,都难免显得过于仓促。尤其是那些使用基因改造技术的疫苗,是人类毫无经验的全新事物,可能有哪些副作用,现在实在还有很多未知。老式的灭活疫苗,则似乎更安全。要在几个月的大规模接种之后,科学界才能判定,人类的这一场赌博,有没有胜。现在预估,赢面应当还是相当大,哪怕还需要做若干调整。

指靠着疫苗,最乐观的估计,到明年夏天,全球疫情会开始真正全面缓解。如果疫苗表现始终不如预期,就只能等全球群体免疫,那就恐怕得好几年候疫情才可能结束了。

西方抗疫的最大难点在于,维持经济和有效抗疫的无法两全。封禁措施一收紧,经济局面就会严重恶化,一旦解封,疫情又会很快上来。这种震荡循环的困局似乎无法摆脱。东方国家成功实施的“忍住三月之痛,免却两年之忧”的全面严格封禁,西方人就是做不到,其奈彼何?

何况,西方好些国家还有黑命贵黄马甲等以各自理由来给疫情添乱,游行示威打砸抢,一如既往。美国则还要加上竞选投票抗议贿选等种种人员聚集。东方人认为:生命第一,健康第二,其它都靠后。太多的西方人显然认为:冒着生命、健康危险去践行各种他们珍爱的自由,那是值得。

施打疫苗这最后一役,不用说东方已经未战先胜。因为他们的疫情已然受控,好些国家大概率是不需要普遍施打了。那么在赛场上就剩下西方和南方两个赛道。大家都知道,在防疫阶段,在东方、西方、南方的三方竞赛中,东方第一,南方第二,西方第三。笔者殷切希望,在这最后一个阶段,西方不会再次落在最后。因为如同防疫阶段,相比南方,西方人拥有一切优势。国家更富裕,医疗设施更先进,人民更有文化,政府更有组织。美国/西方优先,他们已经把西方生产出来的疫苗几乎一网打尽。南方也不是全然无靠,但显然只有往后排。西方真的是没有理由在这一役中再落下风。唯一需要忧虑的,就是他们的自由主义了。

疫苗大国中,只有中国由于本身疫情已经原则结束,倒是可以把生产出来的疫苗大批量向南方输出。相信中国不会错过这个机会,为世界抗疫大局做出重大贡献,也为自己赢得朋友和声誉。

(本文作者:法国历史学博士刘学伟;本文为一家之言,不代表本报立场)

(编辑:顾砚)

分享到:

热门推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