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欧时年终社论】超越“权力的游戏” 东西方“和合共治”乃上策

发布时间: 2020-12-04 02:41:37   来源:欧洲时报 浏览次数: 评论:0

【欧洲时报】2020年,新冠疫情加速国际格局演变,世界不再是原来的世界。改变如何发生,哪儿有了改变,改变是好是坏,改变是进行时还是完成时?这几年大热的美剧《权力的游戏》成为一个吻合度极高的隐喻。

古老的维斯特洛大陆上,七大家族为争夺“铁王座”相互勾连攻伐。随着“异族势力”入侵,人类面临覆灭危机,家族之间重新合纵连横,来自东方大陆的力量汇入,形成新的地缘格局和领导核心。人类最终战胜“异族势力”,冲破“凛冬”之咒。

回到疫情大流行的现实世界,这一幕何其相似:权力洗牌,兴衰更替,强者不恒强,弱者不恒弱。西方语境尤其关注东西方格局之演变,有关“世界权力重心东移”“亚洲世纪到来”等表述,折射出西方国家对“后疫情时代”传统西强东弱格局加速分化的焦虑。

“西方老大”美国在领导全球抗疫事务中缺席,本国的抗疫行动也是一团糟,二战以来树立的全能形象瓦解,甚至被本国主流媒体冠以“失败国家”称号;曾经的“疫情红区”欧洲一直没有等来美国的实质性施援,来的却是“美国第一”旗帜下的“小动作”,跨大西洋盟友关系裂缝加剧,自身内部矛盾也在疫情因素作用下放大,“欧洲一体化”经受严峻考验;包括中国在内的亚洲国家,疫情控制总体得当有效,抗疫中的守望相助和以RCEP为代表的经济联结强化,为亚洲命运共同体增添新的注脚,也昭示了新的格局中亚洲的光芒和中国的能量。

21世纪第一年那场骇人听闻的恐怖袭击,戳破了美国权威不可挑战的神话;21世纪第一个十年里那场金融危机,展露了欧美国家金融话语权的式微和全球治理领域的疲态;21世纪第二个十年末尾这场“世纪大疫”,则进一步折射出西方社会在应对全球性公共卫生危机时的力有不逮,以及心有不甘。

接连踏空的这三大步,不啻为扎在西方社会心底的三根刺,对国际舞台上新兴力量的仇视、漠然、观望等复杂情绪不断发酵。有的国家用极端的脱钩行动(贸易战、科技战等)、拆台行动(破坏国际体系)来遏制新兴力量,有的国家对国际格局演变趋势抱持隔山观虎斗的姿态和泛酸挑剔的语态……后果是,二战以来建立的多边主义体系遭遇侵蚀,经济全球化碎片化,全球治理出现真空区、稀薄区,人类社会无法捏成一个拳头对抗疫情这类非传统安全风险,疫情全球大流行短期内难以终结。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这是历史演变基本规律。纵览人类社会发展史,权力更替从来都是“进行时”,而不是“完成时”。基于这一逻辑,二战后至今相对稳定的西强东弱格局,不可能是权力演变的终点;同样,疫情之年东西方实力的相对变化也不过是一种过渡状态,更不意味着“新世界”——多极化世界——依然奉行旧时代弱肉强食那一套。

从空间维度上看,“河东”与“河西”都属同一个地球,山川异域、日月同天,各国要着眼人类整体利益,而不是一时一地得失,要算全球化的大账,而不是小账。从时间维度上看,各国不宜纠结于短期内的实力变化,“此刻”在时间无涯的荒野里不过是“人类历史长河的一瞬间”,风物长宜放眼量,要用文明的标尺度量“此刻”的意义,评估“此刻”能否给后世留下大国相处与全球治理的文明增量。

无论国际格局如何演变,多极化是一个不可逆转的趋势。单边主义和霸权主义的老路只会越走越窄,“权力的游戏”只会把人类社会导向黑暗无边的“凛冬”,重振多边主义和国际合作才是希望之光。面对疫情困境,当务之急是在多边框架内加强国际抗疫合作,推动国际公共产品供应,将国家间的攻讦内耗转化成人类对抗病毒的战斗力升级,走出一条超越过往、和合共治的全球治理新路径。

作为全球治理版图中的关键力量,欧洲、美国、中国等利益主体“能力越大,责任越大”,更应跳出东西方博弈的狭隘命题,超越“对抗哲学”,尽快形成符合国际预期、良性互动的“欧美中大三角”,成为这个动荡世界的稳定支撑。

(编辑:申忻)

分享到:

热门推荐

分享到: